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密室逃脱】(03 完)【作者:szw5786】
【密室逃脱】(03 完)【作者:szw5786】
字数:110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那,,那你上来把……」

  「嗯,你过来点。」

  「哦……」陆山爬着身子,往床边挪了挪。

  「再过来点,快点啊」

  说完月华轻轻地轻轻的,抬起靴子对着陆山的腰部踏了踏。感受着腰部传来的,一下一下的压力,陆山心里也是随着月华的脚,轻颤了几下,月华意料中的没有反抗。

  陆山朝着月华又挪了挪,月华心里有些把握了,不过还是提醒自己要稳住,稳住。

  见陆山靠的差不多了,月华自语道「哎,痛死我了。」

  说完,假装不经意的,将左腿架到了陆山的身上,右脚踩在床边右手假惺惺的按摩着脚裸,陆山呢,趴在床边地上,正在琢磨自己为何被月华踩几下有些小兴奋,这时就感觉背上一沉,然后就听到了月华的自语。

  然后下意识的侧过头道:「月华,你看这距离可以……了……么?」

  可是侧过头看到的不是月华的容颜,而是月华右靴的鞋底,「距离」两字说出口的瞬间,就凝视住了月华的鞋底,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月华的靴子的鞋底,那双让自己痛苦并快乐着的靴子的鞋底,看呐,靴底下布满了灰色的泥土,就在泥土中间的部分被什么东西打湿了的痕迹犹存,是的,那个是它践踏我jj的证明,不,不是践踏,是赏赐,因为月华靴子是神圣的,靴底的泥土很高贵,自己现在的头即使抬起也比鞋要矮,陆山为自己现在的想法感到羞耻,又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压抑着。

  「急什么。」

  说完月华左腿又向下压了压,然后收回左腿直起身,侧坐在陆山背上,坐上的一刹那只感觉失重一下。

  月华适时的问道「老公,我沉么?」

  「不,不是很沉。」

  月华问的时机很好,慢慢的将陆山的心态转移到其他方面,不至于对驮着自己时四肢更痛而埋怨自己。

  「那就好,走吧。」

  刚爬行一步,身后传来月华一声惊呼「啊」

  陆山停下来,疑惑的问道「月华怎么了?」月华嗔怪的用手「啪啪」打了陆山臀部两下

  「爬这么快干什么?差点把我摔到。」

  「对,对不起,要不你跨过来把,那样稳」说完后,陆山也在埋怨自己为何要爬这么快呢。

  当月华起身复又跨坐在陆山身上时,陆山只感觉身上一轻,随机一沉,一轻的时候心中竟然感到了一种失落,随机而来的那一沉,又感觉心中满满的,四肢也并没有感到有多沉,心中对月华充满感激,心道月华双腿八成是支在了地上,心里又是一暖。

  「老公,可以么?」

  「可以,没问题……」

  陆山看不到的地方,是陆山逐渐发硬的jj。

  由于陆山四肢长度仅剩以前的一半,月华腿的长度就算是一般,这次骑乘相对月华也是很累的,双脚悬空吧自己累,双脚放在地面上吧,行走时又拖拖拉拉的很是难受,陆山也感觉到了,最后月华一合计,双手按住陆山的腰保持平衡后,双腿前身双脚从陆山腋下穿过,随后小脚的脚尖一勾,反向勾住了陆山的肩膀。嗯,这样试试好了,只能说月华这是个本能之举,不过陆山可郁闷了,双脚就在眼前,不,准确的说是在耳边或者说是双肩,明明偏头就能看到,但是月华坐在自己背上呢,总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偏过头舔鞋闻鞋吧,「等等。我这是怎么了」陆山努力定了定心神,将思维拉回到了密室中,努力的驮着月华前行着,前文说过,陆山四肢被俘,而且是四个关节着地,而且是刚刚适应,现在身上又增加了负重,先不说难度,单说体力就是个问题,这不,没爬几步,开始大喘气了。
  陆山垂着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余光刚好看到月华的鞋尖,好美的鞋尖啊,由于月华要勾住肩膀,所以整个脚是紧绷的,脚趾还要上挑,鞋面上的褶皱在陆山看来,比那些什么艺术家,大师的画入眼多了,慢慢的,慢慢的,陆山借着喘息的掩护,舌头伸了出来,从嘴角,一点一点的试探着对着月华的鞋尖,还差一点,只要在偏一下脑袋就可以了。

  陆山此时计上心来,对着月华说道「老婆你看看还有多远?」说完,心里估计了一下月华的反应时间,感觉月华的视线应该被转移了之后,迅速偏过头伸出那下贱的舌头,对着月华的鞋帮舔了过去,就在要舔到的时候,只感到身体一轻,月华站了起来,然后听月华说道「老公等我看看啊,唔,不远了」

  陆山心里想骂娘了,近在眼前的肥肉溜走了,巨大的落差充斥着陆山的脑海,就连月华话语中不自然流出的轻笑声,都没察觉,月华也是读过书的人,欲擒故纵,打一下给块糖还是懂的。

  月华一屁股又做到了陆山身上,说道「老公,加油啊,快到了」

  「好吧」

  听出陆山语气中的失望,月华轻笑「哎,等等」

  随后月华两腿前身,架在了陆山的肩膀处,小腿肚子架在肩膀,脚裸处刚好和陆山鼻子平行,余光中两侧尽是黑靴的靴面,陆山心底很是兴奋,不过场面上的话还是要说的,陆山哆哆嗦嗦的说道「老婆。你……你这样,我都看不到路了」
  其实也的确如此,现在陆山只能看到正前方,两边都被月华的靴子挡住了「可是老公,我刚才腿都麻了,你爬的又这么慢」

  「可……」

  「没事,我帮你带路啊,你等等啊,我先坐稳了」

  说完,月华扭了扭腰,坐舒服了后,为了保持平衡,前伸的双脚,左脚向右,右脚向左,来了个内八字,(滑冰运动员站立为外八字,内八字脑补下)左脚向右勾住了也可以说是封住了陆山的嘴。右脚向左,刚好封住了陆山的眼睛。
  「唔,这样就稳当多了,老公你说是不是。」

  「呜呜。」

  陆山只能「呜呜」的抗议,有人问陆山为何不反抗?别逗了,陆山心里美的跟什么是的,还反抗?

  「啊,我忘记了」

  说完月华左脚一松,陆山张嘴兴奋的道「老……老婆,,,没事。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话只说了一半月华左脚一勾,再次封住嘴巴「走吧老公。」

  走?笑话,陆山现在正在享受呢,眼睛什么都看不到的畏惧感,加上被媳妇骑乘的被驾驭感,鼻中又充斥着无尽的皮革香气,嘴唇上又碰触到皮革的冰冷冷的触感,而最幸福的就是美味就在眼前,陆山怎能放过机会,双唇微开,舌尖偷偷伸出来碰了一下鞋面,一击就缩回,然后闭上嘴巴慢慢体会其中的滋味,有点苦。万事开头难,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直到单单的触碰和舔舐都无法掩盖欲望的时候,陆山尽量长大嘴巴,将整个舌头都贴在了月华鞋尖上,狠狠的转了一圈,鞋尖上已经充斥了陆山的口水,然后陆山轻轻咬住鞋子,缩紧嘴唇去嘬鞋面,直到口水都被陆山吸干净,然后陆山就那么伸着舌头像抚摸爱人一样抚摸着月华的鞋面,抚摸出口水后在吸食干净,反反复复,陆山感觉好兴奋,兴奋的感觉没有多久,舌尖一凉,随后啪,是月华,月华用鞋面踢了一下陆山的嘴巴,老公,怎么还不爬啊。

  「呜呜。」

  陆山只来得及抗议出声就被封嘴了,也不敢反抗,竟真的爬了起来,爬的不快,但是确符合二人的心意。

  「老公,这里往左」

  「不行往右」

  「老公你反应好慢啊。」

  一边驮着一个人一边还要分心享受,还要分心忽略疼痛,任谁都会反应慢半拍吧。不过这只是月华的一个借口。

  月华继续说道「老公,咱俩这样太慢了,这样吧,你就感觉是我在开车,你就是车,你随着我的感觉走吧。」

  说完月华贴着陆山的左脚,向右拱了拱,脚尖无意间对着陆山的右侧嘴角蹭了蹭,陆山真的向右侧爬去。

  「哇,老公,你太厉害了,对就是这样,你的脑袋就是方向盘,我的脚会指挥你。」

  「来,继续」

  说完左脚勾住陆山右侧的嘴巴向左边拉了拉。可怜的陆山,眼睛被封住,任由月华的脚在自己的嘴巴上肆意玩弄,脚尖向右使力,自己就要向右,反之就是向左,时不时的月华的鞋尖抵住自己的嘴巴向下拉一下,月华解释说,腿太累需要换个姿势,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双臂的力量都比不过大腿,更别说脑袋了。
  「老公,好好玩啊」

  「来,对,右边,哈哈,好玩」

  月华的脚对着陆山的脑袋玩弄来,玩弄去,陆山的下面是越来越湿,自己又够不到,越够不到越揪心。憋的难受至极后自然而然的又想到了刚才被月华有意无意的帮自己释放的过程,慢慢的这种思维会变成定式,一发不可收拾。

  终于在又一次玩弄的当口,陆山含含糊糊的说道「老。老婆。我想……」
  「嗯?老公你说什么?」

  月华也是够坏的,趁着陆山说话的时候鞋面还在有以下没一下的指挥着他的嘴巴

  「这里往右」

  「不是往左」

  「真笨,老公你说什么,想什么?」

  「我,我……」

  「对,爬稳点啊,你看差点把我摔下去」

       然后说话的同时下意识的把陆山的嘴巴封死了

  「老公你说什么来着?啊,对不起老公,忘记你不能说话了」

  「老婆,我,,我我要射了……帮我……」

  「要什么?哦明白了,老公你赶紧爬床边去,这东西不能浪费了啊」

  陆山心中只感觉有一万只草泥马飘过,但主动权在月华手上自己还能反抗不成?更别说自己现在很享受呢。

  「老公你憋住啊,快爬,我指挥你,然后又说道,不行这样指挥还是太慢了,你把舌头伸出来」

  陆山是精虫上脑,真把舌头神了出来,伸的笔直,月华左脚鞋面抵住陆山舌头向右加力,陆山就向右,向左加力,陆山就向左,间隔的时候,月华还好轻轻拍打陆山的屁股,催促他,半米不到的距离,被月华生生折腾了10分钟。精虫上脑的陆山又哪能分清。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月华坐在床边等着陆山自由发挥。

  陆山侧骨头幽怨的看着月华道「老婆我我想,想……想……舔你……」
  「不是,我是说,,舔,,不对,,」

  「老婆我,,我jj找不到位置,你还要给我指挥指挥啊……」

  月华也是心中佩服,这种急智,当真是万中无一。

  「好吧。」

  说完,鞋尖竟真的又抵在了陆山舌头上,鞋尖指挥着舌头,慢慢的引导陆山jj对准了位置,然后月华的右手伸了过去,现实轻轻的握住了两个大丸子,体会到了月华的温度,陆山不由的呻吟了一声,月华得意的一笑,随后手掌一扭,大拇指抵住jj根部,缓缓的缓缓的沿着jj内侧海绵体向着龟头压迫而去,到达龟头处,用拇指的手指肚来回的摩擦敏感的龟头。

  对于经常玩手活的二人来讲,这样的刺激明显是不够的,随后月华五指慢慢的握住了龟头,小拇指伸出,回缩指尖向下,尖尖长长的指甲一点一点的对着马眼插了进去

  「唔,唔,」

  别样的刺激也是陆山第一次体会到,舌尖的碰触已经无法表达自己对媳妇的崇拜,索性张大嘴巴,完完全全的把月华的鞋尖全部含在了嘴里,在嘴中,自己的舌头一遍一遍的擦拭着月华的鞋子,鞋面擦完,顺势舔干净口水,脑袋又转了个角度,使自己的舌头可以舔舐到月华的鞋底,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陆山的舌头完全贴住了鞋底,贴住的一刹那,陆山只能感到自己的渺小,卑贱,是的,自己像狗一样爬行着,只配舔舐月华的靴底,不对,舔舐月华的靴底都是一种奢望,都是月华的赏赐。鞋底的冰冷和苦涩不停的在刺激陆山。陆山狠狠的舔了一下,带着高贵的泥土回到嘴中,吞了下去,嘴中受到泥土的刺激,口水再次分泌而出,舌头在口水的帮助下,一下下的洗刷着月华的鞋底。

  终于达到了峰值……

  黑暗的密室中月华也感受到了陆山的极限,拇指无名指逮住jj,小拇指的指甲又渗入马眼一节,食指无名指对着jj海绵体不停的揉搓,压迫,瞬间,陆山双眼暴突,嘴巴长大,浑身颤抖,月华左手迅速握住龟头对准器皿的管口,右手开始大力的上下套弄「喔,,喔,,媳妇,,老婆……我……我我……」
  「啪……」

  这次陆山的量比较大,密度纯度也很高,直接把钥匙冲了出来,射过的陆山迷离着双眼。嘴中含着月华的靴子,只只想沉沉的睡去。月华跪坐在地,怀中抱着陆山的头颅,轻轻的吻着,吻着,轻声的在陆山耳边呢喃道,「老公,睡吧,睡吧」

  迷迷蒙蒙中,陆山慢慢睁开双眼,眼前一片漆黑,挪了挪身子,尽量的使自己舒服些,确感到身下传来一丝丝冷意:「呼……」

  「这,,这是哪里??」

  「现在是睡在地板上么?」

  不对啊,自己不是和月华被拘禁了么?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努力的支起身体,试着喊了喊「老婆,婆婆婆婆婆,」
  四周确传来阵阵回声……

  双手在眼前胡乱的挥舞着,慢慢的摸索着向前走去,走着走着,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全是黑色墙壁构成的迷宫,陆山眯着眼睛前后左右看了又看,都是一样的墙壁,都是一样的路口,我这是在哪?想着想着,地面传来一阵颤动,喀拉喀拉,沙沙,周围的墙壁竟然慢慢的悬浮起来了,陆山吓得摊倒在地,120的智商怕也应付不来眼前的一切,随着迷宫的升起,四下慢慢亮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光明刺痛了陆山的双眼,陆山半眯着眼,缩着脑袋,小心的观察着,第一感觉,就是一切都好大,没错,很大,超大的桌子,超大的椅子,等等,为什么我要说大??

  没等想明白「老公你醒了」

  耳边突然传来的女声将陆山拉回现实,抬头望去,头顶悬浮的哪里是什么迷宫,明明是,妻子月华的……月华的鞋底……被自己误认为的迷宫,就是鞋底的防滑纹……

  陆山睁着双眼,努力消化着这一切,只见月华抬起脚后,扭转足底,皱了皱眉说道「老公,我鞋底上这一片湿渍你要不要解释一下?而且,今天交给你的任务你也没完成吧?」

  任务!什么任务?

  什么任务?

  老……不对,现在应该叫你贱狗更加合适一点,贱狗,舔干净鞋底的任务没完成,又把我的鞋底弄脏了,看来得惩罚惩罚是不行了,说完,不待陆山作何反应,身处巨手,一把捏起陆山,之后食指大拇指卡住陆山的腰部,另一只手的食指按压着陆山的jj来回揉搓着,贱货,玩死你,敢弄脏我的鞋底,再说陆山,被月华的两个手指摇晃的七荤八素的,jj又被揉搓着,只听刺啦一声,随后就被月华抛向了一个漆黑的深渊。随着不断的下落,陆山只感到周围温度慢慢的升高了?这是火山么?不对,火山内怎么会有皮革的味道?而且随着不断的下落。不止皮革味,一股脚汗的味道也渐渐传来,陆山只感觉自己的下体瞬间就有了反应,来不及遮挡,啪,到底了,入手尽是黏黏的潮湿。

  舔了舔自己的手,咸咸的,臭臭的,虽然不太明白自己为何这么做,但是自己的身体确实下意识的完成了。

  不多时,头顶再次传来月华的声音,贱狗,今天非要好好惩罚惩罚你说完一只巨大的黑丝脚丫由上缓缓向下压来,为何要缓缓压来呢,其实也是一种心里暗示,陆山此时的心态再次发生变化,不知为何自己如此渴望被这只黑丝巨足踩住自己的身体,被它蹂躏,随着巨足的接近,周围的温度和气味越加浓烈了起来,月华也不着急,美足伸到底部后,并没有直接的对陆山进行踩踏,而是脚尖顶住鞋底月华其实也是怕直接把陆山给踩死,月华脚尖落下顶住鞋底的一刹那,陆山只感觉地面一颤,5只脚趾就那么立在自己眼前,陆山冷汗都出来了,这要是压在自己身体,爽是会很爽,就怕自己没命去爽了,陆山下意识的向后面挪了挪屁股,月华的脚趾(食指和大拇指)灵活的前后动了动,就好像一双美腿向陆山走去,陆山的屁股又挪了挪,由于月华的靴子是高跟靴,意料之中的「啊……啊」随着一声惨叫,陆山向后,也就是向着月华的鞋尖部分滚了下去,月华听到陆山的惨叫声,嘴角轻蔑的笑了笑,五根脚趾趴住鞋底,一下一下的向鞋底挪去,陆山爬起来看都不要看,只闻味道就晓得,「五指山」更加的逼近了,扭头变跑,身后「五指山」拼命的追,越向鞋尖泡,臭味越浓,皮革味越大,而且,时不时的一股股的酸味刺激着陆山的神经,陆山边跑边将手伸向了下体,麻辣隔壁的,即使是死,老子也要爽死,陆山如是想到。

  又跑了几步,「碰」陆山直接撞到了墙壁上,说是墙壁,其实就是跑到头了,由于用力过猛再加上心思都在撸jj的上面,也没啥准备,阳面朝天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说时迟那时快,刚躺倒,月华的脚趾拍马杀到,食指大拇指撑起的丝袜刚好盖住了陆山的脸,却说陆山自慰刚好到了重要时刻,缺的就是那关键一击,陆山本就闻着味道快高潮了,这下刚刚好,闻到了原味,下体白浆滚滚喷出,喷出后,身体的虚脱感,无力感,困倦感再加上,丝袜遮面的窒息感。

  陆山感觉自己快要死了。高潮喷发后的陆山努力的挣扎着,时间的推移,陆山的挣扎越来越弱,陆山意识模糊了,就在陆山要沉沉睡去的时候,感觉身体一阵摇晃,老公,老公,陆山缓缓睁开了双眼,眼前不再是月华冷库的嘲笑,而是月华曼联的关切,老公,你怎么了,,我,我没事,原来一切都是梦啊,可是鼻中依稀残留着一丝丝足臭,令陆山一阵心猿意马。没事就好,老公你看,月华的话将陆山拉回现实这是,,钥匙,,嗯,老公,咱们快出去把,好,陆山趴在月华的身边,等着月华骑上来,如果说以前还有些抵触,那么这次只感觉心里迫切的希望,不过月华并没有骑上了,月华说脚不痛了,看着陆山失望的表情,月华心里更加有把握了,不多时,两人行到大门前,月华仰头思考着,陆山趴在月华脚边,回味着刚才的春梦,越是回味就越是兴奋,越兴奋就越期待,无意间余光看到了月华的靴子,陆山心中一动,两人相恋初始,陆山的兴趣和正常人一样,最多最多也是只会偶尔夸赞一下媳妇的美腿,但近日不同往日,经过月华一番改造,陆山已经渐渐迷恋上了,美腿美靴,再加上刚才的春梦刺激,然后眼前的,一双美腿就在自己面前,陆山自己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以前怎么就没多留意一下自己的媳妇呢,一双笔直的小腿,(陆山的角度也只能看到膝盖以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瘦瘦的靴筒,刚好意思缝隙不留的包住了这双玉腿,靴筒不高不低,刚好到膝盖以下,上面则是意大利进口的黑色丝袜,昏暗灯光的照耀下,黑丝反射着诱惑的黑光,陆山在极力克制着自己,怕自己像条狗一样,闻着,嗅着这双黑丝,靴筒边缘并没有紧紧箍在腿上,略微有那么一丝丝缝隙,陆山隐隐约约中似乎可以闻到一阵阵足臭?不,是足香,在那个梦里,妻子月华的玉足虽然裹着黑丝,但依稀可以看到5根修长的脚趾,自己在它们的蹂躏下,完全无抵抗能力,只能任由他们的蹂躏,羞辱,践踏,老公,老公,我看到了,上面有个钥匙孔嗯,,啊,好,好你打开吧。

  沉醉中的陆山被打断后,似乎有些不耐,随口应付后,视线又回到了月华的靴上,圆圆的靴头,靴面上一层淡淡的灰色,,靴下是1cm的防水台,这个高度的防水台刚好可以……可以……陆山感觉下体湿了许多防水台上挂着一层淡黄色的泥巴,不知怎么的,陆山突然对这些泥巴有了兴趣,下体不受控制的更加坚挺了,小心翼翼的低头,伸出了舌头,马上要舔到的时候,月华无意间的踮起了脚尖,吓得陆山急忙缩回了身子,偷偷向上看去,妻子月华并没有注意这里,而是钥匙孔过高,下意识的作为,想到这里,胆子似乎大了些,嘴里假装问道,老婆,努力啊,加油。而自己呢,慢慢的伸出了舌头,舔了靴面一下,随后将带有泥土的舌头缩回口中,嘻嘻品味,吞咽后,视线又瞄上了靴跟,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就是轻车熟路了,靴跟的侧面,后面,陆山着实饱餐了一顿,老公,你,你在干什么,,陆山半截舌头还没有缩回口中,就被月华逮个正着老公,你,,,
你在舔我的靴子?

  没,没有,,还狡辩,老婆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的靴子就很兴奋,兴奋?怎么兴奋?

  我,快说,月华轻轻踢了陆山一下,我,我就是看到您的靴,我就想舔,我,我特别想舔,看到靴子就兴奋?这样?

  说完月华脚跟点地,脚尖对着陆山翘起,陆山本就出于兴奋状态,看着这到了,月华明显的挑逗,稀里糊涂的说道,老婆,我……

  月华的脚跟踩着地面左右碾着,好似碾烟头一样,嘴里确更加刺激陆山。看鞋也能兴奋啊?那你也不能舔啊,那和狗又什么区别的,我,,我就是狗,就是您脚下的一只狗,月华的左右摇晃的鞋尖不停的刺激陆山的兴奋点,像狗一样?狗可不会说话哦。说完抬起脚,送到陆山嘴边,你说你像狗,那表演看看啊,,陆山不再废话,身处舌头,狠狠的舔了一下朝思暮想的靴尖,然后就像了错事的孩子,委屈的抬头看着月华,月华则是,将腿抬起,一脚踩在了陆山脸上,被踩住的陆山浑身颤抖着,作为人的尊严和理智还有一丝抵触,月华的话语在陆山耳边适时的响起,想当狗呢,不是不可以,不过要又狗的觉悟,,那么主人的鞋子脏了,作为狗的你,要怎么做呢?说完月华面露狰狞,脚下在不留情,狠狠的在陆山脸上碾了碾,怎么?想反抗?可以哦,不过呢,这么美味的靴子可是没有了,还是说,好好享受这一切呢,月华的鞋又往下压了压,其实呢,做一只狗也没什么不好,我的靴子你可以随便玩,随便舔,例如现在,我要是你呢,就会把舌头伸出来,好好的舔舔靴底,错过了今天,哼哼……脚下的抖动逐渐变小了,陆山害羞的伸出了舌头,刚舔了下鞋底,月华就适时的说道,恩,不错,看来你很懂得享受啊,来,把靴底都舔干净,受到月华的激励,陆山舔的更加卖力了,一只舔完,换另一只脚的同时,这只脚下落时,轻轻的才住了陆山的下体,唔,唔,使劲点,,月华轻踩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陆山自己说出这些话,本来就硬的不行了,轻轻的踩无异于隔靴搔痒,你真是越来越像狗了,踩着陆山下体的脚尖踮起,另一只脚顺势踩住陆山的脸,月华单手扶墙,下面的脚不停的碾动起来,老婆,,,哼哼,又是一阵踩踏,随着陆山一阵颤抖,陆山这次是真真正正的昏死了过去。
  老公,起床啦……

  陆山睁开双眼。迷茫的看着天花板,直到被灯光刺痛了双眼,腾的坐起,紧张的四下观望,四周不再是冰冷的墙壁,屁股下面软软的不在是那张硬板床,眼前也没有那道该死的铁门。最重要的,,陆山伸出双手在眼前晃了晃,哈哈哈哈哈,手回来了,回来了……陆山这一刻哭了,脚也回来了,呜呜呜……双手在眼前不停的变换着姿势,灵活的脚趾一动一动的,也在向自己倾诉着什么,陆山只觉得这一刻是那么的美好……刚才的一切,,或者是昨晚的一切???梦??现实?陆山忽然一阵发冷,那么现在是梦么……为何一切都那么真实,老公,你醒啦,你都睡一天了,这几天公司很累吧,来,喝杯热茶吧。嗯,听着老婆月华暖心的话语,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感动,月华……真好,伸手接过茶杯的一刹,手指碰到了月华的玉手,陆山jj确忽然一颤,抬头望着月华美丽的眼睛,慢慢的,慢慢的,目光渐渐下移,余光竟看到了月华的双腿,眼神竟再也无法移开,不断的下移,洁白圆润的大腿配上奥地利WOLFORD黑丝,在头顶吸顶灯的映射下,闪着诱人的黑芒,如果不是还有一丝劫后重生的理智,陆山现在就想把它含在嘴中,视线再下移,一双瘦腿高跟靴,靴筒完美的弧度,脚部与靴跟完美的比例搭配,陆山已经顾不上喝茶了,只想迫不及待的跪在月华面前,舔干净这双黑靴,俯视着陆山,陆山的表现一丝一毫都尽入月华眼中,嘴角略显嘲讽的一笑,手中用陆山的手机对着若冰的号码打了出去,只响了一下,迅速挂掉了,随手扔向一边,接着鼻中轻轻哼了一声,打破了这种尴尬,醒悟过来的陆山,老脸一红,顾不得茶叶的温度,急忙入嘴做掩饰,老公慢慢喝,不着急,我去看看汤好了没,说完扭头便走,陆山的眼神急忙跟了出去,视线集中在月华的鞋子上,望着月华诱人的靴底,右手下意识捂住裤裆,摩挲起来,啊,对了老公,你看我这身漂亮么,月华走出几步后像是想起来什么急事一样,突然回头一问。

  啊……啊漂亮漂亮月华这没有征兆的回眸,差点吓得陆山阳痿……陆山心中暗骂自己,混蛋,自己这是怎么了。厨房中传来月华哼着小曲的声音,看来她心情不错啊,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是梦而已,这时一阵铃声响起,陆山拿起手机,若冰……对了,自己和这个女人还有一个约定,电话接通后,里面传来若冰焦急的声音,不过,怎么好像自己消失好久的样子?难道那个不是梦么?没来得及细想,又被她催促去取结婚证,去和月华办理离婚手续,可是,在那件冰冷的密室中,老婆月华最自己那么温柔,带着满腹的疑问,陆山坐在地上,背靠着床,手里拿着二人的结婚证,看着证书里月华照片中,羞涩的笑容,以至于月华靠近自己都没有发现,月华轻轻走到陆山身边,坐到了床上,左腿一抬一放,顺势向前一压,刚好和骑马一样骑在了陆山脖子上,老婆。你,你这是……
  月华身体前倾,一对美乳压在陆山头上,穿着靴子的双脚,顺势踩在了陆山的大腿根部,在看结婚证么?那时咱们都好年轻啊,现在都老了,头上享受着一对美乳的按摩,双腿的大腿根部又被靴子踩着,耳边又传来月华温柔的声音,这一刻,陆山的jj打湿了裤裆,只是月华的靴子很有技巧的刺激着陆山,确不碰触那个凸起,电话中,若冰:山哥,你,你和她说了么,月华问道「老公,你在和谁讲电话啊,这么神秘?

  说完,双足翘起,鞋跟踩住大腿根部轻轻晃动,啊,,是,是小张,山哥,你说什么啊,哦是吗?月华语调不自觉的提高了些,右腿向上横着抬起,左手抓住右脚脚裸,刚好,月华用右靴卡住了陆山的脑袋,嗯?真的是小张的么?说完,靴筒又抬高了一下,现在靴筒压在了鼻子上,这几个动作和对话可谓是一气呵成,就在陆山有心反抗时,刚好闻到了皮革的味道,身子顿时一软,月华趁此调整了坐姿,完全卡住陆山,山哥,你旁边是你老婆么?

  我,,不是,,哦?不是小张?不是,,不是你老婆?那是谁?

  月华趁陆山不可开交时,抢过手机按下免提键,然后打开了一张自己写好的一段话,示意陆山念给对方听,陆山看着纸中文字,越来越惊恐,见陆山不肯就范,月华索性将靴子拉链拉开了,顿时,一股浓烈的皮革,夹杂着脚汗,还有女士香水,三位一体的混合气体充斥了陆山的鼻腔,然后进入肺中,最后迷惑着大脑,,哈,呼,吸入……深呼吸,再次深呼吸,,陆山鼻子紧贴着靴子拉链的开口,鼻子恨不得挤进去,好闻,太好闻了,月华不需要在使劲卡住陆山,因为陆山双手撑起月华的右腿,拼命的在闻,这时,月华用纤纤玉指夹住陆山的鼻子,向上拉起,努努嘴巴,示意陆山去念,满脸失望的陆山,看看月华,不情愿的,说道,我,,若冰,,,恩,山哥,你那边到底怎么了,,那个,,我……我们,,月华将靴子的拉链彻底拉开,然后,后脚跟慢慢退出一点,使脚和靴底形成了一个洞穴,就是这鞋底里面传出来的味道,无比诱惑着陆山,刺激着陆山,闻到味道的一刹,陆山就把鼻子钻了进去。

  吸,吸,然后为了不使自己污染这片蓝天,陆山用嘴巴吐气,鼻子狠狠的吸,吸,享受那种特有的皮革汗臭,嘴巴再充当排气,我们,我们分手吧,说完陆山如释重负了一样,更加拼命的享受着,山哥,你,你怎么能这样,她不是石女吗?你们怎么可能听到石女两字后,月华只感觉陆山的头部一颤,随机月华攥紧拳头,写下一句话,示意陆山说给对方听,在陆山看过之后,月华将靴子彻底脱掉,靴筒像围脖一样慢慢的缠住陆山的脖子,最后的鞋底刚好封住陆山的鼻子,左脚也加入进来,挑开陆山的内裤,锋利的8cm鞋跟,轻轻的,轻轻地,碰触了一下湿漉漉的马眼,然后慢慢的用鞋跟抵住它,脚尖翘起,鞋跟轻轻下压,鞋跟慢慢插进马眼一点点后,脚后跟开始原地转圈,鞋跟扎着马眼也在转圈,随着圈数的增加,马眼的闭合性越来越差,鞋跟不时的慢慢向下压,鞋跟就越是插进马眼越多,当鞋跟插进马眼2cm时,转圈已经达不到效果了,慢慢的,鞋跟将马眼定住,然后鞋跟拉起一点,随后借助马眼内部的前列腺液,适时的向下又插一点点,每次插入的都比抬起的要多,但马眼终究是脆弱,再次插到4cm时,已到了极限,但月华右手的加入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月华右手缓缓的撸着jj,轻轻刺激着它,前列腺液分泌的越来越多,伴随着鞋跟慢慢的,插到了极限,7cm完全插入,随后,脚跟一扭,啊……,jj在无人撸动的情况下,一跳一跳,预示着已经高潮了,但是精液确被鞋跟堵住,前面的射不出来,后面再想射更是出不了,jj说不出来的难受,高潮竟然被延时了,陆山开始挣扎,可是jj出卖了他,jj拼命向前顶去,求,,求你,,射,,射,求,求你,念!!!!,贱货,我说我们分手吧,月华快速按下挂机键,鞋跟左右晃着向马眼外一带,噗!!!月华脸上尽是红红的鲜血和乳黄色的精液。

             又是一年的圣诞节

  老婆,我好累,乖老公,加油,努力工作今晚有奖励哦,啥奖励,不告诉你,好老婆,好老婆,好吧,我这双黑丝,可是穿了5天没洗哦,吼……

  月华,陆山,小两口过着幸福的日子,由于月华是石女的问题困扰着二人,导致陆山有了小三,月华为了维护自己的婚姻,改变了陆山的性取向,迷恋自己的脚和靴,当然还有足臭,石女的问题看似圆满解决,看似二人幸福的生活,但……是否是真的幸福呢……

  本文灵感来自于太监小说:被老婆控制性欲后的逆转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